张亚中:救火的鹦鹉,垫底的胜利者

  • 日期:08-30
  • 点击:(1241)

新金沙官网开户网址

  本周伊始,国民党2020党内初选民调结果公布,台大教授、台湾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以3.54%垫底,但他很快发表“胜利感言”《我们已点燃了照亮方向的烛光》。张亚中表示中国历史从来不是以成败胜负得失评是非,而是以能否坚持民族文化气节论英雄。“我口说我心,我思引我行;无愧于心,无悔于行”,是他的坚持。

  

  (图左1:张亚中)

  今年1月就已经宣布有意参选2020的张亚中,常常以“鹦鹉救火”的故事回答自己的参选目的。山中燃起大火,鹦鹉沾湿羽毛,洒水灭火。天神不解问之,鹦鹉答:纵使我明知不能灭火,但曾在此山住过,不忍心见飞禽走兽毁于大火。天神赞许鹦鹉的心意,替它熄灭山火。“不忍心”也是张亚中对台湾的心境,对两岸关系的忧心。

  

  这位曾经两度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鼎力相助的辅选员,今年自己披挂上阵,尽管一开始就没有引起多少关注,张亚中仍四处演讲,阐述参选理念,从台中、台北、高雄、花莲、新竹,再到桃园、台南,全台走透透。“最铁人”的一场在2月23日的台北台大校友会馆,张亚中从早上九点讲到晚上九点,连续讲了12个小时,不间断、不重复、不懈怠。他把台湾现存的重大问题,一一剖析,并提出自己的主张。

  

理性。他指出,国民党2020要赢,除了选出最强候选人外,更重要是必须提出可解构或压倒民进党论述的“大论述”。

“你愿意你的家人上战场吗?多少武器才够用?美国可靠吗?”随后他用美国打代理人战争,出卖朋友说明“防务靠美国”的思想,根本不靠谱。“今天台湾做为美国的棋子,最终可能成为美国的弃子。两岸真的不幸发生战争,不管美国是否出兵协助,台湾已成战场,请问,这是我们要的吗?这样对得起下一代吗?”张亚中借此表达出自己最重要的政见:如果当选,要结束目前两岸的敌对状态,签署和平协议。

  

  第二场政见会中,张亚中直指中华文化、国族认同作为台湾的根,已经被掏空!此前他把多本台湾高中历史课本错误的地方标注出来后,送给马英九参考,马英九看了,写下评语“怵目惊心”。郝伯村说从孙女的教科书来看,他已成为“亡国之人”。数据显示,已超过一半的台湾青年认为“自己只是台湾人,不是中国人”,两岸认同的根,已然快被刨空!让人忧心的是,民进党2016年上台后,进一步“废除中国史”,未来台湾青年的国族认同将更为错乱!在痛批民进党的同时,张亚中反问国民党:在台湾的根被刨的时候,国民党在哪里?有捍卫吗?有抗争吗?连课纲微调也不敢坚持,国民党对不起台湾、对不起中华民族、对不起中华文化!

  

  第三场政见会中,张亚中强调,没有政治上的和平,既不可能开放,也不会有两岸经济的稳定,如果国民党不改变现行的两岸政策,就无法创造两岸和平。

  除了政见发表会,张亚中7月7日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前举行的“反铁笼公投大会师”的演讲,也让人印象深刻。张亚中说如果当选,会把台湾博物馆内陈列的儿玉源太郎及后藤新平的铜像送回日本,因为他们在台湾杀人如麻、掠夺台湾资源,他们的铜像不配留在台湾。张亚中说如果当选,第一天就不会进驻背后的台湾地区领导人办公大楼,因为这幢楼当年是用毒害台湾人民的鸦片暴利所建,这幢楼从上往下俯视是日本的“日”字,这幢楼的正门朝向东方,即日本方向,原本寓意为“台湾人民生生世世臣服于日本”。

  后藤新平

  后藤新平作为日据时期的“台湾总督府”民政长官,在台湾实行了厚颜无耻的鸦片专卖制度。1897年实施当年,鸦片收入即占台湾总岁入的30.9%,第二年即升高至台湾总岁入的46.3%。一张严严实实的毒网,罩住台湾整整30多年,给岛内人民造成无以言述的伤害!而鸦片专卖制度的设计者、执行者后藤新平的铜像,至今还被奉于台湾博物馆,历任台当局都有意无意地犯了“历史失忆症”!

  

  但张亚中没有,他旗帜鲜明地表示:如果自己当选,会在历史文化教育上拨乱反正,绝不容许“去中国史”在台湾发生。他更大声喊出:“我们既是台湾人,也是中国人。”

  对于选举,张亚中并不陌生,20多年来他一直参与台湾政治活动,几无缺席。

  1996年,张亚中为台湾地区领导人候选人之一陈履安辅选,陈履安参选的政纲、政策均出自张亚中之手,包括两岸政策。那个时候,张亚中40多岁,就提出“两岸是共同体”的概念,并基本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。

  2004年,张亚中创建“民主行动联盟”,担任总召,并开展反陈水扁军购运动,他强调台湾不能靠军备维护安全,应通过政治方式追求两岸和平。

  2006年,百万红衫军倒扁运动中,张亚中任“全民倒扁运动联盟”负责人,中秋夜甚至欲闯陈水扁办公室,与警方发生冲突,遭警方起诉。事后台“高等法院”二审宣判张亚中拘役15天,缓刑两年定谳。

  2007年起,陈水扁以“入联公投”动员群众,国民党不敢正面否定,仅采“返联公投”,致使两岸关系紧张情势升高。2007年至2008年3月间,张亚中带领“民主行动联盟”积极推动反对“入联公投”与“返联公投”。

  2008年5月马英九上台后,“民主行动联盟”转型成两岸统合学会,推动两岸退休将领、学者的制度性互动。其中“北京会谈”与“台北会谈”是大陆与蓝营、绿营学者专家,分别在大陆及台湾,就政治议题进行面对面的公开对话,在两岸关系发展上有深远意义。

  2015年,洪秀柱义无反顾地站出来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,并获得国民党提名,张亚中是其竞选顾问,他提出台湾无法回避“一个中国”,应立足现实。该主张获洪秀柱认同,成为其主要政见,却遭到美国方面和党内民代反对,引发“换柱风波”。2016年3月,洪秀柱成为国民党百年以来第一位女主席,同年10月,洪秀柱主导通过的国民党新政纲,正式写入“促进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,达成和平协议”,张亚中亦是背后推手。

  

  对张亚中而言,参加国民党内初选是一种情怀。台湾的防务、外事、教科书修订、历史文化的传承,他都实践过、争取过。20年来,他还写了近三十本书,而这一次,他希望国民党和台湾社会,能认真听一回自己关于台湾未来前途的完整论述。

  但现实,正如歌词:“用情付诸流水,爱比不爱可悲”。张亚中作为这次国民党初选最大的亮点,却不是焦点,台湾媒体依然聚焦于韩国瑜和郭台铭,对张的报道甚少。这是媒体的媚俗,追逐最有可能搅动权力和名利的“强者”,却不关注关乎台湾长远的政见和理念。张亚中是真爱国民党的,但国民党并不在意他,就连马英九基金会举办经济论坛,都独漏张亚中。

  

  国民党的短视和悲哀在哪里?只盯着“执政权”和眼皮子底下的政治利益,没有理想、没有论述、没有志气!马英九挟760万选票上台,掌权八年,不敢在历史文化教育上拨乱反正,临下台了才匆匆忙忙要进行课纲微调。在马任内,台湾民众不认同“我是台湾人也是中国人”的比例提高了十多个百分点,比陈水扁就任时期还高。马英九说要“不统不独”、要“先经后政”。而两岸真正的现状又是什么?从法理上说,从国共内战到今天,两岸尚没有结束敌对状态。马英九没有利用他掌舵的八年时间,结束两岸敌对状态,没有为两岸创造一个和平的结果,是他最对不起台湾老百姓的地方。

  

  今天国民党最大的困难,就是失掉它的理想和论述,在攸关台湾最重要的两岸关系上,没有论述,唯有“拖字诀”。朱立伦、吴敦义治下,国民党中央几成选举机器,所谓选举机器,已经没有灵魂,谁愿意当机器上的零配件呢?这也是今天国民党组织涣散的原因。当一个党没有理想,组织又涣散,人才怎么向你靠拢?

  

  之前有一篇文章说《张亚中尽力了,但国民党并不在意他的500万和理想》,其实张教授对此何尝不是心知肚明,他希冀通过初选这个舞台,透过媒体大大小小的“话筒”,将自己的理念、价值、论述传递出去,如救火的鹦鹉一般,奋力唤醒同行者。“在这混沌无明的台湾,讲出良知的话,做出应做的事,点燃照亮台湾及两岸方向的烛光,创造了拥抱希望的因缘,我们已是胜利者!”张亚中求仁得仁,俯仰无愧于台湾这块土地,无愧于两岸,他当然是胜利者!

  本文作者为《海峡新干线》制片人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